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各大城市抢滩新“蓝海” 成都迎TOD发展黄金时代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杭姑特
 

{url}

      
      “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反映的是城市规划和都市区规划,是映照城市文明的一面镜子。”在日本知名规划师和建筑师、TOD规划设计领域专家渡边庄太郎看来,这是因为,“TOD开发模式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需要政府、铁道公司、开发商等合作,一起思考完成才行”。
      
      交通拥挤、环境污染、通勤成本较高以及土地资源紧缺等诸多问题,一直使大城市饱受困扰。
      

      
      而与过去“要致富、先修路”的“摊大饼”、泛交通先导模式不同,作为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发展方式,TOD不仅能缓解“城市病”,“轨道交通+物业”等模式还能提升沿线商业价值。
      
      因此,伴随着近年我国地铁和高铁快速建设,风靡欧美国家20多年的TOD模式,正成为国内各大城市纷纷抢滩的“蓝海”。作为西部地区头部城市,成都正是其中之一。
      
      2018年“中国城市轨道TOD发展指数大排名”显示,成都在全国26个轨道城市中综合排名第七。今年5月,成都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联合香港铁路有限公司,签署“成都市轨道交通TOD项目合作协议”,以期借鉴香港地铁盈利模式。目前,成都首批TOD项目正抓紧建设中,预计今年底,首个TOD综合体将投入运营。
      
      成都,正迎来TOD发展的“黄金时代”。
      
      格局重塑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众多国际大都市中心区域人口膨胀及交通堵塞等问题日益显现。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以香港为例,香港政府曾有意识地部署公共地铁交通网络,实施地铁规划与土地利用规划同时进行的策略。得益于此,香港新城镇区域高速发展,城市核心区人口得到有效迁移。
      
      据戴德梁行大中华区副总裁暨大中华区策略发展顾问部主管陶汝鸿介绍, 1991-2001十年间,香港人口增加18?其中,人口高度集中的港岛区,却仅为2.4?上世纪70年代,住在新界的人口仅占约20?另外80?多聚居在香港岛、九龙等区域。而如今,这一比例已变成6:4。
      
      “由此可见,TOD对郊区人口增加、交通系统改善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陶汝鸿说,“但除了人流,TOD带动的还有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等。”
      

      
      他指出,TOD模式对于城市发展的影响,还重点体现在其他三个方面:提高区域功能效率、转变产业功能结构以及提升不同区域生活水平。
      
      不仅是在香港,内地也已有TOD成功先例。公开资料显示,杭州地铁绿城杨柳郡项目,作为杭州第一个以“地铁+物业”理念开发的车辆段上盖综合体,项目实施主体就通过TOD模式开发,获得22亿元利润——这就是TOD的“价值”体现。
      
      从纾解中心区人口,到引导物流、现金流,再到城市产业布局重塑、轨道交通盈利增长……TOD对于城市格局重塑的积极作用,在香港已得到充分检验。在此背景下,国内已有一定轨道交通产业优势的城市,纷纷开始抢滩这片“蓝海”。
      
      2017年6月,重庆规划国内首个“高铁+地铁+公交”沙坪坝TOD项目;今年初,武汉首个地铁上盖项目首批房源正式交付,标志其轨道交通TOD模式迈出实质性一步;7月,杭州正式实施杭州市城市轨道交通地上地下空间综合开发土地供应实施办法,也明确鼓励对地铁场站进行综合开发利用。
      
      TOD的发展,俨然已成为众多大城市谋求高效发展的“必争之地”。正加快建设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城市的成都,自然也不愿错失良机。
      
      成都机遇
      
      成都的信心,首先来自TOD模式所依赖的轨道交通基础。
      
      11月4日起,成都地铁3号线二三期开始在运营时段进行全线贯通空载,线路年底开通在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成都共计已有约140公里6条线路开通运营。根据成都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2016~2020年),这一数字还将大幅增长。
      

      
      规划指出,到2020年,成都城市轨道交通线网将由11条线组成,总长度约460公里。届时,成都公共交通占全方式出行量比例预计将达到33?轨道交通占公共交通出行比例则为35?2035年,预计成都城市轨道交通总规模将达到1696公里,共37条线。
      
      这为成都轨道交通发展指明了方向。与此同时,按四川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郭世伟的话说,自此,“成都掀起TOD规划高潮”。
      
      以成都新津为例,其地处双流国际机场和天府国际机场之间的交通要道,有地铁10号线二期、12号线、12号线支线以及21号线等多条地铁线路在这里接驳。有着轨道交通优势,又承担着城南门户枢纽重要职能的新津,将目光瞄准了TOD发展机遇。
      
      新津的雄心,是“一定要抓住进入地铁经济时代的机遇,通过TOD模式加快重塑城市空间结构,以TOD为引爆点,促进城市重点片区开发建设,加快形成新的城市格局”。为此,仅2018年,新津有关部门就多次邀请西南交通大学TOD专家团队为其出谋划策。
      
      借此,这片从码头中孕育而出之地,正日渐成为成都“新渡口”。
      
      城际联动
      
      从更大范围来看,TOD不仅通过轨道交通网线拓展带动城郊区域产业发展,高铁TOD实现的城际联动,也在引领新城市群发展,有望成为今后城镇化和TOD发展的重要方向。
      
      来自日本的日建设计常务执行董事、日本一级建筑师大松敦认为,以东京大都市区为代表的高密度城市群,其航空轨道交通和高铁等快速交通,引领着城市群发展。
      
      “高铁TOD,将是未来提升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提高城市服务功能,改善城市空间的重要手段。”中铁二院副总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金旭炜,同样看好高铁TOD模式的未来。
      

      
      在此背景下,作为高铁联通的内陆型城市群,成渝城市群成为高铁TOD发展的聚焦地之一。
      
      近日,在成都举行的“TOD 驱动下的成渝都市群发展论坛”公布的资料显示,两地正以TOD城市发展模式,推进城市群片区开发。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西部分院总规划师肖莹光指出,由于历史原因,成都和重庆许多产业曾是沿宝成线、成昆线布局的。这就导致成渝两城,虽文化相近、地理比邻,联系却一度欠缺。后来,得益于高铁通道贯通,成渝城市群迅速发展,高铁TOD也逐步发展。
      
      城市发展系列TOD白皮书显示,作为西部首位度最高的两大城市,轨道交通对人口集聚和城市发展的带动作用将不断加强,“成渝是中国最佳TOD一体化实践区”。
      
      事实上,2016年,由国务院批复实施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就已明确,要以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和高速公路为骨干,构建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支撑引领“一轴两带双核三圈”城市群空间格局的形成。
      
      “如果说成渝城市群TOD发展的未来趋势,其一是都市区轨道化,其二是高铁进城,直连直通。”肖莹光满怀期待,“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成都和重庆之间的联系定会在高铁联动下越来越紧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