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94阅读
  • 0回复

谁都不愿先转向,英国脱欧困局已成一场“懦夫游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孙被傩
 

贵阳近视手术医院

      编者按
      
      3月12日、13日两日,英国议会分别投票否决了英国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通过了“反对英国在任何情况下‘无协议脱欧’”的修正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13日投票后警告说,要保证“无协议脱欧”的情况不出现,英欧就需要达成一份“脱欧”协议,而欧盟方面则坚持此前被英国议会下院两次否决的“脱欧”协议是唯一可行的方案。脱欧如今像极了两辆车相对而行、看谁先转向以避免相撞的“懦夫游戏”。
      

      
      “懦夫游戏”说起来简单但玩起来却凶险异常。按照进化弈论的原理,它有时被用来形容冷战期间的核边缘政策。
      
      英国伟大的哲学家以及反核活动人士伯特兰·罗素曾提醒我们,玩这种游戏的通常是所谓的“堕落的年轻人”。比赛双方迎面高速驾驶汽车;那个首先避开正面碰撞的驾驶者——或者在某些变异形式下,在车辆驶下悬崖前从驾驶座跳车逃生者 ——就是“胆小的懦夫”。罗素认为这是对冷战核大国公认的政治家风度的描述。一次估计错误、一次转向失败,就可能引发世界末日的结果:数亿人因此死亡、城市变成一片废墟,而且文明彻底结束。
      
      特雷莎·梅正在玩一场不那么危险的“懦夫游戏”,这位顽固牧师之女是现任英国首相。如果她的外交方向不尽快调整,那么英国的经济和福祉将成为受害者。
      
      有协议总比无协议好
      
      梅参与谈判的英国脱欧协议将使英国在影响力削弱的同时变得更加贫困(这是几位梅内阁部长的观点),但至少不用去面对致命的翻车。
      
      梅的脱欧协议不能定义英国和欧洲的未来关系走向。两者的贸易关系将会怎样?英国将如何捍卫其科研基地和世界一流学府?以及应当如何管理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经济协议?
      
      未来英国将与27个欧盟成员国就上述问题展开持续多年的争论。但至少我们可以避免无协议脱欧,从而限制脱欧所带来的直接冲击,而以经历一个漫长而令人烦恼的过渡期为代价。
      
      当然,麻烦之处在于一月英国下议院以差异超过200票的高票否决了梅的脱欧协议——这也是有记忆以来英国政府所遭受的最惨重的一次重创(3月12日,英国议会投票再次否决了经过修改的脱欧协议;13日,英国议会又投票通过一项关于“反对英国在任何情况下‘无协议脱欧’”的修正案。修正案并无法律约束力——编者注)。该协议的反对者提出了三大主要理由。
      
      有人认为任何协议都不如英国取消脱欧并继续留在欧盟——持这种观点的许多人希望进行二次公投来检验该观点的正确性。还有人认为英国与最亲密邻国的未来关系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还有些人——主要是保守党右翼的英国民族主义者——对就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陆地边界所达成的协议持反对态度。
      
      麻烦的边境问题
      
      爱尔兰边境问题——实际象征着爱尔兰身份政治可能具有的暴力破坏性——引出了安全和商业领域的问题。梅本人认为上述问题关乎1998年耶稣受难日协定(即贝尔法斯特协议,一项旨在结束北爱尔兰长达30年流血冲突的历史性协议,就结束冲突及决定北爱未来前途等原则问题作了说明——编者注)的持续活力和完整性,恰恰是这份协议最终结束了北爱尔兰的社会暴力。没有人愿意冒险再回到当时的困局。
      
      爱尔兰边境所涉及的经济和商业问题十分明确。20世纪五六十年代英国拒绝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希望与欧洲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而欧共体国家希望成立关税同盟,并借助对外关税来保护成员国不从其他地方进口。若非如此,比荷卢国家(Benelux countries)或法国农民又该如何确定从英国进口的羊肉原产地就是英国,而不是原本从新西兰进口?
      
      纵观世界,也没有两个国家或国家集团能够实行不同的贸易和监管体制,而又在没有硬边界的情况下和平共处。此外,无论哪里都没有一种技术,可以在不以某种方式拦截并检查过境货物的情况下实现管理边界。对欧盟而言,这个问题是本质性的。欧盟必须捍卫其统一市场的连贯和统一。
      
      梅的协议提供了一个所谓的“后备方案”(backstop)来处理边境事务,直至英国在遥远的将来与欧洲达成一项全面的贸易协议。在此之前,英国将继续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内部。这应当不会造成任何问题,因为我们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实行成功贸易政策的想法正不出所料地被事实证明是一种幻觉。
      
      但梅的右翼反对者认为“后备方案”会导致英国永远无法退出关税同盟,而她则拒绝面对这种可能。因此梅正试图与欧盟谈判某种形式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以确保将终止日期写进“后备方案”当中。但一个起不到后备作用的“后备方案”就像一张保险单,只要英国决定停止支付保费就可以获得报酬。
      
      脱欧变成一场“懦夫游戏”
      
      那么“懦夫游戏”究竟比的是什么?梅死死盯住她在议会的批评者,并在事实上威胁要在3月29日之前与他们展开决战,届时无论能否达成协议,英国都必须脱离欧盟。拒绝转向将导致英国爆发任何首相都无法应对和想象的毁灭性的崩溃事故。但梅拒绝向议会保证不会“无协议”脱欧。
      
      27个欧盟成员国是梅玩“懦夫游戏”的另外一个对手。他们不希望发生崩溃,但他们同样不希望抛弃爱尔兰共和国或者破坏其自身的统一市场。
      
      如果这样的边缘政策出现问题,英国——包括其经济、就业、贸易和国际声誉——将成为受害者。我认为欧盟同样担心大规模破坏,但他们认为梅是纸老虎。民主领袖怎么能如此不负责任地去安抚右翼民族主义者的阴谋,这些人的可靠性和可信任度无论如何都是可疑的?
      
      另一方面,引用英国作家萨基的一句名言,我们知道我们的政治领袖专注于理性和真相,但就像其他已婚夫妇一样,它们有时候并不在一起居住。与此同时,两辆车正在加速,它们之间的距离正在缩短,而且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转向。
      
      (Chris Patten,前欧盟外交事务专员,现任牛津大学校长。)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9.
      
      .project-syndicate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